忒全文學
忒全文學 歡迎您!
忒全文學 > 都市言情 > 《杜甫》

第一一回  遺恨隱深宮 南內凄涼傷惡媳  民間多疾苦 杜陵停淚寫新詩 文 / 還珠樓主

    /

    武俠小說網->./

    《杜甫》->正文正文第一一回遺恨隱深宮南內凄涼傷惡媳民間多疾苦杜陵停淚寫新詩

    此前,大上皇(玄宗)早已回鑾,人居南內西宮?墒撬菍氊惢实蹆鹤樱ɡ詈啵┮稽c也不孝順,聽信寵妃張良嬸和內好李輔國的讒言離間,常給這位號稱大上皇帝李隆基受閑氣,而他本人卻比當年李隆基當皇帝時更愛享受。并且任用好邪,放任一切親貴大興土木,建造宮室園林,當時渭之木夭,窮奢極欲,無所不至,鬧得府藏空虛,元氣大傷,民間越發窮困,國防也更空虛。日常只是征兵征役,到處騷然,一片凋零景象。杜甫自看不慣,先后連上幾次奏章,均未答理,本已無心在朝,加上受人排擠,越發呆不下去。不久便由左拾遺外放出為華州司功,路過咸陽時,想起當地還有兩個老友,便往訪看,住了兩天,然后起身。因想由當地到華州、洛陽一帶親友甚多,難得見面,正好借此機會就便前往一敘,于是先往陜州走去。

    這日行至澠池縣東的新安縣,忽見路上有許多人奔馳喊叫,口出怨言,均說關輔點兵,見人就抓,如被撞上,休想脫身。

    杜甫見內中還有一個縣吏,手持長鞭,帶了幾個差役,朝眾人亂打亂罵,猛想起當年在咸陽橋上所見抓壯丁的光景,一時激動義憤,忙把那縣吏拉住,間他何事這樣喧嘩吵鬧!

    縣吏答說:“現在國家正在征兵到河陽去戍邊,怎奈新安小縣人少,征不出那么多的壯丁。昨晚奉到府帖,沒有壯丁便把中男充數。(唐制:人有丁、中、黃、小之分,二十一歲以上成丁。大寶三載,令民十八以上為中男。多半體弱瘦矮,難應戰陣。)但是年荒歲歉,百姓們難得吃飽,中男體力不強,又難入選,偏又無法交差,只得帶了差役挨家查問,抓著一個是一個,撞撞運氣!

    杜甫見他身后用繩索捆系著幾十個鄉農,年紀大小不等,全都身瘦體弱,面有菜色,有心勸他放掉幾個,想了想,知道這類人和虎狼一樣,沒有人心,說也沒用,只得罷了。

    跟著又往前走,到一個地方,天氣漸漸暗了下來,恐怕錯過宿頭,因聽人說,前面不遠便是石壕鎮,當地在陜州城東,相隔并不多遠,想往鎮中借宿一宵,明早起身去往城東訪友,往前走了十來里,到一小村,地名石壕村。村中人家不多,滿地荒涼,最后尋到一家姓王的老漢,家中夫妻二人,光景窮苦,對人卻甚善良,問知長安來的遠客,忙請到里面,燒水敬茶,甚是殷勤。

    杜甫剛把來意說明,王老漢道:“這幾天很亂,關輔差役到處捉人,鬧得我們百姓日夜不安,尊客夜來只管安睡,如聽有什么響動不要理它,明天一早各自上路,以免受了虛驚惡氣!彪S將燈點上,端來飯食請客。杜甫剛把飯吃完,正在談問年景和民間近來所受疾苦,忽聽左右鄰同時哭喊吵鬧。跟著便有一個鄰人叩門相告,說:“捉人的來了,要王老漢藏去,以免被他們抓去!痹捨凑f完,王老漢匆匆站起,對老婆說:“今天來勢更急,決逃不脫,我只好翻墻逃走,如有官差前來,你放和氣一點,不要驚動客人!闭f罷,便往房后奔去。

    跟著,前后門都有人在拍打,并還厲聲喝罵。王老婆苦笑道:“我看看去,這畜生莫要把我的房拆了!闭f罷,也往后面趕去。

    跟著便聽后面有人跳腳辱罵和王老婆哀聲哭告。杜甫忍耐不住,悄悄往后面走了幾步,側耳一聽,原來捉人吏役業已破門而入,厲聲怒罵,非要交出人來,去往河陽應役不可。

    王老婆跪地哭喊道:“我只有老夫妻兩個,我老漢業已被你們嚇破了膽,方才剛一打門就跑掉了。本來還有三個兒子,昨天接到一封信,內中兩個業已戰死沙場,剩下一個也受了傷。家中只有一個剛生下的孫兒,他娘倒頗有點力氣!無奈身上衣裙全部賣光!如今光著身子不能見人,因此沒有出來見你。一定要人,我老婆子雖然年已七十八歲,體弱力衰,但是軍中燒個飯淘個米做點雜事還勉強可做。你實在不放,把我帶去應個數,今夜就可以跟你走了!闭f時,一面還是悲哭哽咽不止。再隔一會,耳聽后面門響,底下便沒有語聲。只有老婆子悲哭之聲,仿佛還在哽咽。

    杜甫覺著可憐,把身帶散碎銀錢取了一些放在桌上?赐饷嫣焐衙,到處雞聲報曉,便開門走出。想起前事,正在搖頭嘆氣,忽見旁邊草垛后有人影一閃,忙走過去一看,見草垛里冒起一個人頭,不由嚇了一跳,耳聽喊道:“尊客吃點東西再走,天還早呢!倍ㄉ褚豢,正是那個王老漢,頂著一頭亂于草,由草堆里鉆了出來,說什么也要杜甫進點飲食才可上路。杜甫無法,只得由他拉到里面,王老漢見桌上留有銀錢,定要還給杜甫,堅不肯收。又去后面準備湯水食物,強迫杜甫洗漱飲食,然后親送出去。陪著走了七八里,再三說明路徑,方始握手,殷殷話別,分手回去。

    杜甫別了王老漢,走不多遠,忽聽前面有婦人哭聲傳來,與昨晚所聞悲咽之聲相似,心疑王老漢之妻出了變故,忙趕過去。見前面道旁圍著好些人,過去一看,一個老太婆臥在地上哭喊不已,旁邊有一老漢正在勸她,四外旁觀的人都在搖頭嘆氣,說:“這一雙老年夫婦太可憐了!

    杜甫把內中一個老頭拉到旁邊,問是何事,老頭說:“這一雙老夫婦姓馮,男的年已八十多,由十三歲便被官差抓去當兵,多年未回。去年冬天,我軍大舉圍攻螂城,連經好幾月也沒把城攻下。賊將史思明又帶領大隊賊兵前來對敵。每天都派賊兵到處燒殺搶劫。到了今年三月底邊,兩軍在安陽一場大戰,勝敗還沒見分曉,忽然天色陰晦,刮起大風,白天對面不能見人,兩軍全都潰退下來。官軍往南潰竄,賊兵往北潰竄,宮軍眼看全軍覆沒,幸而朔方軍節度使郭子儀帶領大隊人馬來援,把河陽橋拆斷,保衛東京,以免賊兵乘虛侵入,才得無事。另筑南北二城,以當來勢,這才轉危為安。馮老頭名叫馮安,就因這場敗仗潰逃回來。到家一看,全村百多戶人家業已死亡逃散殆盡,他本人也無家可歸,有一個病了五年的老母已被土墻壓死,到處墻倒屋塌,殘破不堪,走遍全村,才找到兩戶人家,都是寡婦。雙方本來相識,又當春耕之際,約好一同下田耕種,不料縣吏走來,一見有人,強要他們充軍應役!

    馮安說:“我已在軍中苦熬了數十年,如今須發皆白,年老力衰,能干什么?”

    縣吏說:“你們年老力弱,不能打仗,也不勉強,可跟我去練打鼓,做點雜事,難道這還不行么?”

    馮安無法,勉強答應;氐郊依锖屠掀乓徽f,想起自己有好幾個兒孫,都因征兵抓走,陣亡在外面,如今自己敗陣逃回,縣吏又來強迫應役,越想越難受,夫妻二人抱著痛哭了兩天,無計可施。最后還是去學打鼓,剛學三天,便命從軍上陣,費了好些口舌,才得告了半天假,回家與老妻話別。

    馮老婆知丈夫此行兇多吉少,想起天寒衣單,越發憂急,臥地大哭,拉著馮安的手哭道:“人的身體要緊,不管多苦,每天吃飯必須吃飽,最好每頓加半碗,免我擔心!闭f到傷心之處,二人眼里都哭出了血水。

    眾人知道馮安此去更無還鄉之日,馮妻還在擔心怕他受寒,勸他努力加餐,光景甚是凄慘。眾人全都心軟難過,看不下去,有好幾人也流下淚來。

    杜甫聽了甚是難過,再往這些人身上一看,都是衣不蔽體,一身破爛,面黃肌瘦,看去均頗衰弱。再一打聽,才知由當地到洛陽所有百姓都是如此,民家十室九空,因為年年荒亂,民不聊生,困苦已極。想了想無計可施,無可如何,只得先到陜州城內訪看兩家老友,在當地住了兩天,忽想起東都洛陽乃是第二故鄉,親友甚多,還有姑母家中不知是何光景,何不趁此無事前往訪看、主意打定,第二日獨自起身,便往洛陽趕去。

    剛到東門,便見一少婦披頭散發,滿面淚容,往前哭喊奔走。一時好奇,跟將過去一看,前面有官差押著數十個壯丁正往前走,少婦也由后追來,忽然撲上前去,抱住內中一人又哭又跳,號叫不止,神情甚是悲痛,進前一聽,少婦哭道:“我自從嫁你,連你家的床凳都沒坐暖,頭天晚上結婚,婚禮還未完全辦完,第二天一早你就離我而去,這樣匆忙太叫人難受了!”

    少年答道:“不要氣苦,我所去之處并不大遠,不過是到河陽去守邊,至多三年五載就回來了,你這樣傷心作什么?”

    少婦哭道:“你可知道河陽雖然離此不遠,但是我的名分還沒確定,怎么能見姑嫜呢?想起我爹娘在日,對我何等憐愛!只想我能夠嫁個好丈夫,白頭偕老,哪怕嫁雞嫁狗都是無妨。誰知我你從小在一起長大,彼此又是情投意合,只說姻緣美滿,誰想到會有這樣下場!并且你不說我也知道,河陽乃是戰場,賊兵之外還有胡兵,此去分明兇多吉少。我昨日哭到半夜,心腸都哭碎了,真想拼這條命不要,去向官差苦求,隨你同去。怎奈人事倉皇,不能如愿。再一想,我一婦人隨在軍中許多不便,也妨礙你為國殺敵的志氣,轉過頭來反倒勸你從此努力,志在戎行,不要因為新婚念我,耽誤前途。還有我出身貧家,穿這樣華麗的嫁衣也不相稱,現在就脫下來還給你,我是再也不穿它了!备惆焉泶┮患_衣脫下,又用道旁小溝的雨水把臉上脂粉洗去,哭道:“你不說我打扮得好看么?現在把它當面洗掉,省你想我!”

    少年勸道:“你打扮得好好的,把它洗掉則甚?這件嫁衣無故拋棄更是多余,你跟我慪氣么?”

    少婦凄然苦笑道:“你都走了,我打扮給誰看?穿給誰看呢?可憐我還不如那空中飛鳥,它飛起來都是成雙配對,我從此卻成了孤鬼,哎呀我的爹娘呵!哎呀我的丈夫呵!我只望你千萬保重,早點回來,夫妻團圓,別的話我也沒法說了!”說罷大哭不止。

    前面官差便趕過來威嚇。少年拉著少婦的手還想開口,被差役強行拉開,隨用繩子捆上兩臂,拉扯著往前走去。

    杜甫看了好生難過,回到朋友家中,想起城內外所遇的事好生傷感,便寫了三首詩。這便是他詩句中最有名的“三別”(《垂老別》、《無家別》、《新婚別》)。

    杜甫原知姑母早已去世,但想看看她的遺屬。所以一到洛陽,先往慶春門仁風里鄭家訪看。細一打聽,姑母死后,全家星散,兩個表弟也不知去向。杜甫在堂前點香行禮,朝姑母靈位哭拜了一陣。又到十幾年前自己在洛陽時所居鄉亭窯洞去走了一遍,也是一個熟人沒遇上。眼前所看都是一片殘破。當年東都的繁華景象連一點影子都沒有了?畤@了一陣重又回到城里,好容易尋見兩個故友,聚了一日,便各分手,自往華州任職不提。

    大歷二年,杜甫先由梓州遷往云安縣,住了不多日子,又由云安移家菱州的赤甲,因愛當地水土風景,不久便在東屯,-西兩處分別建造了一所茅舍,把家安了下來。自己又率領家人開了幾畝田,造了一只小船,往來于東屯、-西之間,田家生活頗有樂趣。杜詩里所謂“東屯復-西,一種住清溪”,就是說的這件事。

    好容易辛苦經營,全家安居了些時,到了大歷三年還是不耐久住,正月泛舟出峽,離開四川,往湖北的江陵縣走去。三月到達江陵,住不多久,又遷往公安,到了當年冬天又遷往岳州。住不多日,再遷往衡州。到了夏天,因為天氣太熱,重又遷回潭州。大歷五年在潭州住了三四個月,遇見叛將臧-變亂,又回衡州避亂,住不多日,因聽傳說,舅父崔偉現在郴州為官,欲往投奔,無奈客居異地,拖著一家婦孺,許多不便,只得暫時忍耐,沒有走成。最后費了許多事才勉強起身,還是自駕扁舟,順江前往。

    船到來陽,停泊在方田驛,打不起主意。到了秋天,實在感覺光景艱難,不能久住下去,便把船開往荊楚一帶,順流而下,想碰碰機會!哪知一事無成,所想找的人一個也未見到。因為窮愁抑郁,潦倒不堪,一家婦孺衣食艱難,日子一久,便憂勞成疾,得了一場重病。

    過了幾月,偶往岳廟閑游,忽遇山洪暴發,無法回轉,后被來陽縣令知道,親自帶船往援,才把他接了回來?h令對杜甫頗為優禮!常時送他些酒肉。

    這一天杜甫的病剛好一點,正遇縣令送來酒肉,一時高興,多吃了些,病勢復發,次日連請醫生診看服藥全都無效。挨了幾個月,病終不起。這一天晚上,見月色甚佳!江面上風露浩然,晴空一碧,一時高興,只顧賞月,睡時天已深夜,當晚氣喘不止,病勢加重,溘然長逝,年才五十九歲。

    死后蕭條,社妻楊氏無奈何,變賣衣物,買了棺木,草草成殮,帶了宗文、宗武,幾個姨姑,把靈柩送到岳陽。又把坐的船賣掉,才在當地勉強殯葬。后來宗文、宗武雖然成長,但是進身無路,家道還是那么窮困。直到宗武的兒子嗣業長大,長年焦勞,費了不少事,求了許多人,才繼續先人之志,把杜甫的靈柩送到洛陽愜師。這時楊氏已早病死,嗣業才得把祖父母的靈柩合葬在首陽山。離開杜甫的死已四十多年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淘宝快3是哪个省的 河北20选5开奖时间 加拿大快乐8靠谱吗 11选5任二一期一计划 股票涨跌幅计算器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视频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2020.1.22 体彩排三排五开奖结果 加拿大快乐8api 北京期货配资 湖北体彩11选5走势图